无赖春风

谎话连篇
比如我超凶别勾搭我这种话

热爱我热爱的
书写我书写的
沉迷纸片人

我不是大大,我是无赖

而且还是你们的啥都能写点文不挑突然勤快的春风

话说干脆宝石乙女建个群好了,我挺想认识一下和我们一起喜欢宝石乙女的人

不过作为一只咸鱼……

如果建群那就是大家一起等宝石动漫的第二季以及看漫画……

【凹凸世界】别扭

oocx私设

闹别扭的晚上

本场最佳:一大堆玩偶

撒娇的丹尼尔,了解一下?





























[嘉德罗斯]

他笔直的躺在床上,洁白的小臂规规矩矩的放在身体两侧,脸上却带着不耐。

“过来。”金色的发丝散落在粉色的玩偶旁,倒是有种意外的可爱。

但嘉德罗斯只迎接到了另一个玩偶,啪嗒一下砸在他的脸上,他无奈的撇了撇嘴。

不过他马上哼了一声,带了些笑意。

“怎么?明白离开王的寂寞了?”他这样说着,确是把你圈的更紧了。

你不舒服的在他怀里动了动,似是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在那蹭了蹭,刚刚悄悄缠上他腿的双腿也更加用力。

“是啊,离开你心有点痛。”





















[安迷修]

棕发的骑士一脸不知所措的站立在床前,他的头发还湿润润的,身上只裹着浴袍。

“小姐,可否让我上床睡觉?”他抠了抠自己的眉梢,只是笔直的站在那。

你带着属于自己的一大堆玩偶霸占着一张床,让他无从坐起。

安迷修见你哼了一声偏过了头,虚咳了两声便打算从床头柜拿吹风机。

但他忽地感受到一阵大风往自己头上吹来,抬头望去,却是你拿着不知何时插上电的吹风机闭着眼睛乱吹。

“小姐,”安迷修修长的手按住你,身体往你那倾着,“要这样吹。”

你不知所措的任他指导你如何吹他的头发,嘴下意识的张合,“你的头发这辈子都只能我帮你吹!”

“好。”他闷笑的声音像是静电,顺着你的手臂攀伸到耳内,“一辈子。”

















[雷狮]

雷狮站在门口,扶着墙笑着看着你,身旁散落着一地玩偶。

“玩够了?”他低哑的声线在寂静的室内传播着,笔直细长的腿一步步向你迈去,“玩够了睡觉。”

你赶紧摇头,只不过他已翻身上了床。

嘴角像往常一样勾起,带着狂放不羁,却生出了绝世之感。

“你玩够了,”他的面部在你眼前一下下放大,可以称的上是娇艳的唇贴合上你的下颚,一下一下,摩擦着,

“轮到我了。”

















[丹尼尔]

白色的床幔上尽是些洞,你不爽的撕扯着它,玩偶被一个个排列,在床上围成了一个个圈。

丹尼尔刚刚结束完工作,便看到你鼓着腮帮子撒气的样子。

大手习惯性的想摸你的发顶,结果发现根本够不到,他连忙调整了位置。

“小公主生气了?”温柔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担心。

你瞪了他一眼又回神做自己的事。

这回他明白你是生他气了,只是那软绵绵的一瞪,却是可爱极了。

丹尼尔还在那笑着,只是腿一迈,竟是直接跨到你身边俯视着你。

然后他下蹲,轻轻把你往他怀里带,“好累啊,现在除了睡觉只有一个愿望了。”

白色的发丝垂下来扫过你的脸颊,“就是和你一起睡。”

(你:“丹尼尔。”
    他:“恩?”
    你:“你积木磕着我了。”)

【春风自感】十八风雪客

含全职/宝石/凹凸/刀剑乱舞/梦间集/一人之下/鬼灯的冷彻/怪化猫/王者荣耀

本命宣誓   女主全是春风  哼

你猜我本命是sei






[全职高手]

雪覆着大地,高空看去,只见两个人迎着风雪前进,留下一串整齐的脚印。

其中男子抬手抚去了女子头上的雪,绽放开一个大大的笑容,以及一个可爱的虎牙。

“你真可爱,好想亲你。”

[宝石之国]

一片纯白之间只存在着不属于这里的红色和金色。

风雪之中只有一个臃肿的身影。

白色的大衣下摆顺着风摆动着,露出了它底下的真相。

原来有两个人啊。

“不要客气的往我怀里来。”

[凹凸世界]

“完全没必要自己走。”

“这叫浪漫!”

有着鎏金眸子的人一脸不屑,手却紧紧握着身旁的女子。

“那在雪中亲吻,不是更浪漫?”






[刀剑乱舞]

雪中除了脚印似乎没有别的什么人了。

纯白的袍子被紧紧的裹在女子身上,她焦急的寻找着什么。

突然间,天地之中似乎掉下来一只优雅的鹤。

他凑近女子在她眉头落下一吻。

“嚯呀!被吓到了吗?”



[梦间集]

“天下第一,不打个赌么?”

“赌什么?”

“赌我能不能亲到你。”

只是女子还未说完,她面前的男子已吻上了她。

“你赢了。”

[一人之下]

穿行在雪地里的他似是不知寒冷一样,和往常一样只穿着西装。

女子一蹦一跳的跟着他,身上披着一身长及脚踝的大衣。

他笑眯眯的向她望去。

“要是再不追上我,我可要公主抱你了。”




[鬼灯的冷彻]

“八寒地狱可真是冷。”语气没有掀起一点波澜,只是他的双手郑重的理了理身旁人的衣物。

“要是冷就抱紧我,抱着你工作很轻松。”



[怪化猫]

荒野里只有两个人在亦步亦趋的走着。

他们迎着风雪沉默的行走在路上。

走在前方的男子停下了脚步,后面的女子一时不察,正要往他背后的药箱上撞去。

但男子先一步扶住了她。

“冷么?”没有任何温度的问话,但是女子一直盯着他。

他叹了口气,手顺势牵上了女子。

“跟上。”





[王者荣耀]

“亲我。”

女子拦住拿着药瓶的他前进的道路。

“亲我。”

他往哪移她就往哪走。

“亲我。”

男子拉下覆着唇的围巾,身子往女子处倾。

唇和唇的瞬间接触在一片雪中忽地吹拂出一阵春风。

“欠下的两个回家还。”

【宝石/乙女】婚

偏执法斯,病态法斯,现实法斯,请收下

现实向

我不接受刀子炸弹以及打架邀约

因为咸鱼所以分两次写的,一半病娇一半正常,咳咳

oocx私设












香槟,鲜花,恰如其份。

新娘也着飘逸的长裙,雪白的脖颈边晃着乌黑的发丝,竟是那样,

该死的令人烦躁。

法斯纤长的手指扣着手中小极了的娃娃,原是的皱着的眉头突然舒展开来。

这场婚礼还是有一个不恰如其份但让人愉悦的因素的,

新郎跑了。

他此时甚至想站起来欢呼,鼓掌,放点音乐再请你跳支舞。

哦忘了说了,你就是正在等待的新娘。

即使这些都不能实现,但假装为难的对那些问询的人说联系不上新郎,看着他们布满阴云的表情也令人快意。

新郎还是他帮忙出逃的呢。

但新娘却一点都不慌乱,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表情泛不起一点波澜,在那翻着图画书。

这不对,这一点都不对。

法斯脑内响起质疑声,但另一半的他回答了那声质疑,“她只是在假装!”

以爱情为名义的出逃,已经离开的新郎。

以爱情为名参加婚礼,待嫁新娘的情人,法斯。

紧紧扣着小娃娃的手指放松开来,他的笑又变回往常般的温柔和煦。

他轻声的安慰那些前来哀声叹气的人们,视线不自觉往你看去,入目却是你平静的眼神,和礼貌的微笑。

明明我才是你的爱情!全身的细胞叫嚣着,让法斯不自觉迈出脚步,却猛的停顿,假装没事般收回。

只是他不知道你的目光一直锁着他,看见他细微的小动作,你像是了然般笑了笑,手却不自觉的抓紧书页,只是用力过度撕开了一个口子,忙低头检查。

法斯又看向你,你正低头看着书,嘴角还挂着笑。

烦躁。

想要你的全部注意力。

想要想要想要想要,血液里充斥着未完成的欲望,法斯眼底里埋藏着对你的渴望,只是外面还覆着温柔的假象。

“喝酒么?”他走到你身边,脸上还挂着伪装的微笑。

你合上书本,慢悠悠的看向他,“好啊。”

法斯拍了拍手,侍者忙上前,在白色丝绸上放下银质拖盘,里面是一瓶瓶烈酒。

“怎么喝?”你微笑的看着他,“哥哥。”

他转了转刚拿起的高脚杯,嘴角慢慢的放平,语气却满是调笑,“不如……你亲我一口我就喝一杯?”

琥珀色的液体在高脚杯里映照着吊灯的光彩,一下一下,被晃动出一个漩涡。

你一饮而尽。

法斯见你如此,挑了挑眉,声线被刻意压低,“怎么?不划算?要不我亲你一口?”

杯中物又经历了一个轮回,悉数进了你的口中。

“哥哥,辰砂弟弟还在呢。”你巧笑嫣然,却带着几分残忍。

他的视线转移到一旁笔直坐着的弟弟,你们家名义上的三少爷。

嫣红的液体也被一饮而尽。“你明知道的。”戴娅眼底里波涛汹涌,脸上却重新浮现出笑意。

琥珀色的液体又一次被饮尽,杯子重重的与桌面碰撞。“就算我们一起离开,爸爸也不会难为他的!”少女脸上满是不甘,和无知。

法斯知道你终究是不明白的,他叹了口气,一杯杯的喝着。

要是,要是疯狂的吻上面前的小嘴呢?疯狂的啃咬,让血与血交融。他一遍一遍在脑海里实现所有想法。

直到喝醉。

你复杂的看向这个喝醉了也规规矩矩的男人,白皙的手指颤抖着往他脸上抚去。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理所当然的啊。你自嘲的笑了笑,他的眼里永远都放不下现在的生活。但是,即使他们一起走了又如何?

两个养尊处优的人,在柴米油盐中争吵,伤害,后悔,分开。

轻飘飘的吻落在法斯的脸颊上,

“法斯。那个娃娃就扔了吧。十几年了,该放下了。”

第二天,你逃离了这个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家。

一间废旧的工厂迎来了贵客,一位紧握着一只娃娃木然着脸的贵客。

他仿若在自家花园里逛般转进了当年你们一起被绑架的房间。

“当年还是在这你给我这只娃娃的。”法斯温柔的抚摸着那娃娃,眼前浮现出小时候天真活泼的你。

像是被电触般,法斯的身子剧烈的颤抖着,娃娃被一下子扔在了地面上。

一片黑暗逼仄中,他的手掌贴合着脸颊。暗淡的灯光烘着寂静阴暗而又恐怖的氛围。

金属撞击地面的声音在空旷处响起。红色的液体顺着小臂,从手肘处滴下,嘀嗒嘀嗒,溅起一朵微小的花。

他忽然就笑了,从唇部一点点向嘴角延伸,裂开一个只有你才会的,灿烂的笑。细细的笑纹攀附在嘴角,

带着三分坚定,七分疯狂。

灯坏了,留下一室黑暗,却自他处传来悦耳的声音。

“等我。”

“爱我。”

即使我杀死你,

也要爱我啊。

【宝石/乙女】lolita恋人

oocx私设

关于穿lolita去和他进行游乐园约会

只有辰砂!因为我没灵感写下去啦!
















[辰砂:旅人赞歌]

尖塔在裙摆处屹立着,蓝色大片大片的浮在表面显出温柔的样子

辰砂立在门口越过攒动的人群望向你,红色发丝掩着的眼有着满满的温柔,像是山泉叮咚又像是蓝鲸喷出的美妙水柱

“很好看”他轻扶住你的肩膀轻轻把往你撞过来的人拨开

你快活的弯了弯眉眼,却忽然皱起了眉头担心的看向他

“没事,你在”他摆弄着你的手臂,将它挽上自己的臂膀,“走吧”




【全职高手】不存在的恋人

oocx私设













[周泽楷]

墨色的发丝细碎的垂在来人额头上,眼角弯出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你来了呀”你笑着朝来人打着招呼,白嫩嫩的手臂用力挥着

他却皱着眉头一把抱住你,你似是习以为常,拍了拍他的肩头,“好啦好啦,我可没那么脆弱,挥挥手就会断掉”为了保证效果,你还微垂着手臂,做出狰狞的表情

周泽楷一如平常的语调往你耳边过,“只是断掉不会死的”但是他抱的你更紧了

风忽然吹过带来了一片落叶,你娇笑着捻起那片落在他肩头的落叶

他亦笑了

“妈妈,那个姐姐为什么对着空气笑啊?”

“快走宝贝”

















[喻文州]

街上人声鼎沸的,但未吵醒咖啡店内睡觉的你

当你感到一股温热覆在额头上时已是响午,从早晨睡到大中午,可真是丢人

这样想着睁开眼时喻文州的额头正贴着你的,急急忙忙推开他,那人却低声笑了起来

“笑什么”你没好气的瞪他,脸部却通红的往四周望去,还好没人

“笑我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朋友”他勾着嘴角又笑了起来

你轻哼一声说着再不理他了,谁曾想他竟一把揽住你的腰将头埋在你的肩上

他带着鼻音用着低沉的嗓音说着,“我这辈子离开你的概率都为零了”

“店长店长?”

“……恩?”

“你是不是看了我安利你的电视剧入!戏!了!哈哈哈哈我就说我男神演技超好吧!”

“是啊……入戏了”
















[孙翔]

“不要乱扔玩偶!”长的像是电视剧里常出现的暖萌少年一般的少年暴躁的倚靠在门上

你无所谓的摊了摊手继续抱住被子准备倒在床上

孙翔看你这样无奈的重重的拍了下自己的脑袋,“你啊”

他像是做心理建设般在原地苦恼的发了会儿呆朝你走过来,你见他走过来嘴角忍不住上扬嘴里却没好气的问他干嘛

“我想一进房间就看见你所以不要扔玩偶了好么”孙翔认真的神色就仿佛他正在回答I do般

你不禁看呆了

“她不扔玩偶了么?”

“没扔了,正在床上发呆”

“……唉”

宝石修罗场没写完
全职段子没写完
凹凸段子还没起草

over

哦对了  明天烧点周边给朕  qaq

【宝石/乙女】拉碧丝

oocx私设

霍格渥茨au

我现在文是名字的都……是car

这里拉碧丝是斯莱特林的,因为设定需要???

设定是贵族少爷小姐被家长安排咳咳咳巩固婚约

前戏超多 并且注意!!!
【我的car用词都不触及敏感词都是比喻!】


















巨大的水母伸缩了一下身子,从窗外快速的游过,它带着黑暗里的粉色光芒轻轻巧巧的离开了

你面无表情的盯着窗外的湖中生物,壁炉里的火光在欢快的舞蹈,明黄的阴影照亮你的半边脸硬生生把你锋利的侧颜变的柔和

一件绿色的披风被抖开,呼啦一声被主人包裹在你的身上

其实此时你未着一缕,就光裸着身子瑟缩在沙发椅上任由拉碧丝摆弄,嘴唇紧紧抿着

你在等他开口

“我倒不需要一个人偶”万幸他开口了,只是你似乎听到一阵叹息声

或许是错觉?头微微偏向他,露出纤细嫩白的脖颈,眼里单纯的光芒都让他着迷

拉碧丝将自己压在面前的你肩膀上,手臂圈住你的身体重重的在你的脖子上落下一吻

黑色的背心将他匀称的骨骼和紧实的肌肉完完全全暴露在你的眼里,你的耳朵有点微红

到底是初经人事的小姑娘

他突然改变了姿势跨坐在你的大腿上,原本裹住你的长袍被他掀起又重新覆盖住你和他

肌肤隔着薄薄的布料传来温柔的触感,你感受着身体的微颤,本就抿着的唇更是抿的紧了

他却是还未发觉似的,咕哝着调整一个舒服的位置,你愈发的口渴了

“这黑湖里的生物”拉碧丝沉醉似的眯了眯眼睛,“我倒蛮想解刨呢”

“那真是一件乐事”你认同的点了点头,只是不知稍显幼稚的脸庞故意做出老成的表情是多么让拉碧丝想发笑

这人真是可爱呢,他想着,手探入你的秘密区域

你被他突然的动作吓得身体紧崩,却被他手指温柔进出的触感所放松

既然的逃不开的事,不如好好享受,这样想着,你身子骨越发的软了

拉碧丝感受到你身体的变化,极为妖娆的笑了起来,他凑进你的脸庞,温热的气息尽数撒在你的肌肤上

感觉却是不坏

他眼里像是装载了万千时光,没有温柔,甚至有些轻佻,但你无比着迷

“怎么?”见你盯着他入神,他颇为好笑的停止了动作,从你的身上下来一把把你抱起

你被吓到了,下意识想抓着他,结果竟把他背心的一边带子给拉到了腋下,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红点

微扭过头,你装作不在意的偷瞄他

“反正是要脱的”他把你轻轻放在床上,忽略你故意偏过的头将自己的背心和裤子一件件脱掉

现在你们算是坦诚相见了,虽然你还是故作矜持的将实现放在他的脸上,却忍不住往下瞄

拉碧丝坐在你旁边把你拉到他的怀里,点了点你的唇,“呆会儿我的……”他顿了顿,“小猫咪又会给我~什么样的惊喜呢~”

语气被刻意拉长,配上二人的姿势真是说不清的暧昧

你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倾身吻住他的唇

惯性将他身子带的半歪,但他很快重新掌握起了主动权,宽大的手掌攀附在你光洁的背部,拉碧丝故意用舌尖舔舐着你的唇角

尖细的喘声从嫣红的嘴里探出头溜到了拉碧丝的嘴里

舌头互相纠缠着拉出闪亮的丝线

拉碧丝开始如大地般律动着,一下一下就像鸳鸯交颈般温柔

他开始叫你的名字,带着笑意和几分勾人

“成为我的吧”

“成为我的吧”

“成为我的吧”

不知过了多久,火山终是喷发出粘稠的白色液体,它被挺进至花园的深处浇灌着群芳

你口干舌燥的用腿环着他精瘦的腰,承受着他给予你的全部热烈

以最原始的姿态



os:本来想写银丝带的――结果太懒了
         我已经步入老司机的深渊了[微笑jpg.]

【凹凸世界】风也抓不住

各种pa     各种ooc    各种私设

各种你和各种他们分开了

短小
















[嘉德罗斯]

微微喘息着的少年头顶上似乎带着金色的光芒

巨大的会场一片寂静却突然爆发着一阵阵掌声,台下的观众在欢呼着,为他们所爱而欢呼着

嘉德罗斯勾起了一个笑容,却因为劳累过度显的有些虚弱

可爱的汉堡玩偶到处散落在冰面上,间或带着些金色的玫瑰毛毡

“我的王!”像是说定的一般,统一的口号在会场响彻着

他却记起你笑着对他说这句话的模样,明明,明明一直是你的王的王掩藏起眸子里的本不应该出现的落寞情绪笑着向观众挥手致谢

却只有这个高傲的少年想着

他的荣耀,应与你共享











[安迷修]

修长的大腿迈开,安迷修走上了T台

今天是他第一次在巴黎时装周办自己的秀,但是他却丝毫不慌乱

白色的高定西装贴服在他的身体上,体现出男性的美感

安迷修笑着向台下的人打招呼,一边笑却看到你静默不语的坐在下面正盯着他

Knight的logo沉默的呆在你的手中

你们互望,仿佛过了几年却只有几秒

他终是打破了只有你们才感受到的沉默

“小姐”安迷修眨了眨眼,迷人的睫毛一根根舒展开“你的骑士 一直在”

除了你,无人能解这句话







【宝石/乙女】他在风雨中

oocx私设

男神x你的小甜文(虽然用第一人称看特别虐(小声bb))

学业繁忙拼命挤出来的文

灵感来自,银行取钱……









[波尔茨]

近了,离人行道越来越近了

绿色的小人却突然消失换上了红衣裳

奔跑的少女不满的停了下来,放下一直拽着波尔茨的手,揉搓着自己的脸

波尔茨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将她往自己大衣里揽,黑色及腿大衣的边角在雨里晃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

那个姑娘强烈的抗议起来似是要从他怀里钻出来,却没有一点动作

“冷,我怀里暖和”波尔茨低眉看着从他大衣里钻出的小脑袋瓜,用手覆住摸了摸

“都怪你,我发型乱了”女孩张牙舞爪的朝波尔茨哼了一声,语气却没有丝毫不满

今天真是一个美好的雨天









[露琪尔]

黑色的大伞稍稍倾斜着往一个女孩去,露琪尔带着笑意看着前方的红灯

“庸――”女孩像是觉得有点不对劲,连忙改口,“露琪尔”

露琪尔换了只手撑伞,用右手牵住了身旁女孩的手,手指不停的玩着她的手

“都男女朋友了,总该改口了吧”他又往女孩身边靠紧了点

“那你还不让我叫你庸医”女孩撅着嘴似乎不满眼前人所说的

突然她被揽住往露琪尔身上撞了过去,“都是我的人了,我就想听你叫句亲爱的有错么?”他学着女孩的样子也撅起了嘴

女孩脸上起了绯红,她偏过头,糯糯的唤着,“亲、亲爱的”

“不是亲亲、爱的,是亲爱的”

“好嘛好嘛你厉害”

“你家亲爱的怎么会不厉害”

“好的好的亲爱的你真厉害”





[戴娅]

细碎的发丝被风吹起,在头顶上打了个旋,随即被跳起的少女的手摸平

那发丝的主人却丝毫没有反应,一直盯着面前因为大风头发凌乱的少女

少女见戴娅一直看着她,慌慌张张的按着头发不让它们起舞

戴娅顺着少女露在外面光洁的小臂一路往她的手掌上摸,五指掰开少女的手指,十指紧扣

“这样就好了”戴娅温柔的笑起来,还调皮的向少女眨了眨眼,“我们可是密不可分的哦”